當前位置:主 頁 > 幽默故事 >

美唇慘報

時間:2012-10-24 作者:admin 點擊:

   妻很漂亮。她的唇更加漂亮。
    誰知道這唇內,罵出的話,卻是萬分丑陋。她在車站上班,你想想她天天接觸的是什么人。有時,她因事罵我,罵了我還不解恨,走上陽臺,面向下面巨大的小區花園,下面可是步行街,她大聲地罵我的兄弟。更在罵得怒將起來的時候,將我早已經亡去的父母、祖先也痛罵一頓。大意是我的祖先怎么養出了我這么個龜兒子。
    這個時候,我總是咬牙切齒。我幾次對兒子說,若你媽再嫁人,嫁個匠人或者司機,我保證她會因為這罵人的嘴,被打得一年住幾次醫院。
    兒子說,那你也打媽,我都聽不下去了。
    我說,不可能!因為爸爸是文化人,是幽默作家。
    所以同事笑我,我也許可以把天那么大個人物都說得心服口服,但是永遠也把我那小小的妻子拿不下來,沒有辦法。
    那是。她一惹著了就是亂罵我的父母與祖先呀,而且要沖上陽臺向下面罵!
    三年后的今年清明節。城外十幾里山上她母親的墳前。
    她與她弟弟的女朋友爭起口舌來。她罵習慣了我的嘴,一下罵起那個女人來。后來我了解了她罵人的烈度,說實在的,比罵我的父母輕好多倍。
    但是她的弟弟一聽她罵他的女朋友,離婚不久正在熱戀的他沖上去,一拳將她打在泥田里,然后騎在她的身上撕她的嘴,打她的耳光。
    她的姐姐早對她的幸福生活有氣,一時也怒將起來,喊道,我代媽媽教訓你這個不孝的雜種。她的姐姐也撕她的嘴,打她的耳光,還在她心口上狠踢了六腳。
    妻子出生四十年來,從沒受過如此惡揍,所以當時就氣得一下跳進了堰塘。
    現在,我說的是現在的事。妻子當然得救了。我為妻子不平,找公安局與法院為她了結了她與她弟弟、姐姐的事,F在,我們坐在沙發上,與她來說這件事。我當然是永遠站在她一邊的,但是,我也為她總結了這件事的教訓。
    我說,這個結果,被你自己家的人打,你得到了最佳的結果。
    她怒問,為什么?
    我說,你這罵人的嘴,罵我的父母與祖先,我拿你是沒法的。如果你罵外人,人家撕起你的嘴來,不止是傷痕的問題,可能你那罵人惡毒的嘴,要被撕成你三、四張嘴那么大。那是最慘的。你弟弟與你姐姐撕你的嘴,效果是最好的。為什么呢?起碼他們只是抓傷你的嘴,不得撕成幾個那么大。
    妻子一下笑起來。
    我說,惡有惡報,我早說過你罵我父母,會有報應的。只是沒有想到,這報應還有那么多的利息。
    她說,啥利息?
    我說,你弟弟與你姐姐撕你嘴,只是本份。利息嘛,就是他們將你按在地田,打你的耳光、用腳踢你、你跳進堰塘后姐哥跳下來為了安全救你將你幾拳頭打出來的昏迷。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