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校園故事 >

年輕的心緣何發生癌變

時間:2013-12-01 作者:admin 點擊:

  2005年元旦,安徽省某師范學校2002級英語班聯歡晚會上,大家興致勃勃地在做擊鼓傳花游戲,當紅花剛好被傳遞到一個空著的座位上時,全班同學的歡歌笑語戛然而止。8個月前,他們的同學,憂郁而文靜的安然留下一紙遺書,悄然地選擇了自盡;ㄒ粯拥哪挲g,花一樣的女孩就這樣永遠離開了……

  

  傷痛,緣于一個瘋子的強吻

  

  1985年冬季,安然出生在阜陽市某鎮一個普通的農家。安然的爸媽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繼安然之后,他們又生了一個女孩。按當地農村根深蒂固的封建觀念,只有生下男孩才算完成傳宗接代的責任。于是父母支付了高額罰款的代價獲得一個男孩。

  小弟是全家的重點關愛對象。安然,作為姐弟3人中的長女,自然一直不太受父母重視。在這樣的家庭背景下,她長成一個文靜、敏感的女孩。如果一切就這樣下去,安然會平靜地度過她的花樣年華。然而,在她13歲那年,一件事改變一切。

  那是一個仲春的午后,讀初中一年級的安然在家吃過午飯后,趕去學校趕寫一篇作文。她已經是個很愛美的小姑娘了,穿著姑姑送給她的粉紅色襯衣,行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她的心情也格外地好,哼著一首剛剛從電視上聽來的流行歌曲,悠閑地走著。

  萬萬沒有料到,一個身強體壯、衣衫襤褸的瘋男人,突然從麥田里鉆出,向她撲來,他嘴里含混不清地喊叫著什么,強行把安然壓在自己身子底下。羞辱和恐懼讓安然努力掙扎,大聲呼救。凄厲的呼叫聲很快引來了附近村莊的村民。在人們的強行阻止下,瘋子就是不肯放手,后來,他含混地向圍觀的人們提出了一個條件:要讓他美美地親安然一下。

  安然已哭得聲音嘶啞。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人們只好抱住不斷掙扎的安然,讓那個也累得氣喘吁吁的瘋子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善良的人們并沒有想到,這個眾目睽睽下的動作,對于這位剛踏入人生美好年華的少女來說,將是揮之不去的惡夢。

  事發當天下午,安然沒有去學校上課,她被好心人送回家了。她多想撲到媽媽懷里大哭一場啊。但爸爸媽媽不在家,年邁的奶奶從那幾位好心人手上接過了她。為了說明事情的真相,那幾個人向聞訊趕來的鄰居們反反復復地敘述剛剛發生的事兒。躲在屋里哭泣的安然又一遍感受到了那不堪回首的一幕。

  當天晚上,爸媽終于都回來了。他們顯然已經聽說了這件事,但是,媽媽只看了看她換下來的衣褲就放心了。媽媽對委屈得再次放聲大哭的安然簡單地安慰說,沒啥,他沒有碰到你。媽媽的安慰后來變成了責備:這么大的人了,一點也不小心,哭啥哭,爸媽每天干活累得還不夠嗎?

  第二天,依然是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全家人都非常平靜,仿佛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一樣,吃過早飯,爸媽都各自忙碌去了,安然只好背起書包獨自上學去。她多想讓爸爸媽媽送她一次,哪怕只送到校門口,甚至只送過昨天那個出事的地點,她心里都會感到安慰一些。

  此后,爸媽把這件事徹底地忘了,再也沒有向她提起過它?墒,村里的人們和學校里的同學們卻牢牢地記著這件事,好心的大嬸審視著她的身體,告誡她千萬不要穿得花紅柳綠的,那太容易讓壞人注意了;小姐妹們也不經意地提起這件事,鼓勵她長大后報仇。

  就這樣,安然生活在親情和人情的冰與火之間。那份淡漠的親情,好像早已忽視了她的存在;而社會上那種貌似關懷的問長問短,又不時地讓她徒增煩惱。她幾乎每夜都做惡夢,每次醒來時都是痛不欲生。在孤獨無助之際,安然那顆原本就很敏感的心,變得更加脆弱起來。她像一只蚌殼,緊緊地封閉起來,守護著柔軟的少女之心。她的心事只向日記本訴說。

  

  絕望,走不出的孤獨淹沒了她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