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愛情故事 >

斷魂淚

時間:2014-08-06 作者:未知2 點擊:

  自處華山顛
  
  怎識江湖面
  
  狼煙起兵禍中原
  
  仗劍仰天嘆
  
  怎識人心惡
  
  棄身劍雨間
  
  問今生幾許情緣
  
  斂劍愧對紅顏
  
  ——《卜算子·劍俠》(自創)
  
  華山頂峰,白雪深處,冰塔林立,一位白衣少年坐在塔峰之上望著遠處奔流的大江,微閉雙眼,靜靜聽那浮冰流動。伴著那浮冰輕輕響動,他望望不遠處那座純陽大殿,那對他來說是圣潔而又神秘的地方。雪,紛亂的落下一片片飄到他面頰之上,不時有幾只雪鴉從遠處云霧繚繞的松林飛來向少年的脖頸抖落身上的雪塵,那少年一動不動任他們隨意胡鬧,宛如一座冰雕。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縱身躍入塔林之中,只見人影晃動動作迅速之極使人眼花繚亂根本分不清人影所在。突然只見那白衣少年驟然躍起劍光閃爍,而后驟然傲立于正中的冰塔之上,隨即轟的一聲其余冰塔盡被攔腰截斷。這時一位老者飄身而至微微喘道:“天斷,你的梯云縱與驚天劍法的最后一式劍雨驚天(自創希望劍三以后可以用上)配合的天衣無縫,連為師也自愧不如!”天斷急忙拜倒:“徒兒不敢,若非有師傅的教導,徒兒怎會有今天的成就。”只見那老者眉頭一皺:“斷兒,安史叛軍禍亂中原,天策、七秀、萬花、三派掌門已趕至少林商討對策,為師年老已無力再下此山只有你帶師傅去一趟了。”天斷急忙說道:“師傅尚在,弟子怎敢代替掌門之位,況且師傅年邁弟子怎忍離開?”那老者嘆了口氣:“孩子,你這一走不知能不能回來,師傅又怎舍得了你呢?但你不不能意氣用事,你要知道一個人的能力越強,他背負的責任越重,‘劍俠’二字是要用行動來詮釋的。你的生命是天下人的而不是你自己的,我為你取名‘天斷’就是這個道理?熳甙,不然為師可要生氣了。”
  
  老者說完話便轉過身去,天斷便不再說什麼,向師傅拜了三拜說道:“徒兒拜別師傅。”便提劍飄身下山。天斷坐在馬背上抬頭看著那熟悉的純陽宮門不僅思緒萬千,拔出簫來吹奏一曲完畢長嘆:“揮手自茲去!”這時忽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我可只聽到了‘蕭蕭班馬鳴’,公子何故如此悲傷。”這聲音果是清新自然宛如天籟。天斷不覺一怔,循聲望去只見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襲湖水色衣裙,真如天女下凡一般,清新秀麗,美艷無比。天斷回過神來問道:“姑娘孤身一人來此荒山野嶺有何貴干?”那少女道:“我為五大派聯合之事特來邀請純陽李掌門下山。”天斷道:“姑娘不必費心了,掌門出行不便已將重任委托于我,在下純陽代掌門凌天斷,敢問姑娘尊姓大名。”那少女笑道:“小女子七秀坊李清芙。”天斷笑道:“‘清水出芙蓉’這名字與姑娘還真般配!”那少女臉一紅低頭道:“凌公子說笑了,既然如此我們還是上路吧!不然師傅可要等急了。”
  
  一路上,天斷看到的是另一種風景:鶯歌燕舞,草長鶯飛。他像一個好奇的孩子貪得無厭地欣賞這異種風情。她因在華山太久而冰凍的心也漸漸融化。清芙一路上同他說笑,清芙的話更如一陣陣和風細雨吹入他的心扉,他心中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情。但他明白他的任務很重,他的生命已不屬于自己,他只有壓抑著自己分的感情,他極力躲避李清芙但看不到她的時候心中又是莫名的紛亂。
  
  這夜,坐在小河邊胡思亂想著,初秋的深夜很靜,微風吹過樹林沙沙作響,遠方不時傳來幾只野鴨的叫聲,月光皎潔靜靜的投入小河之中如下沉的璧。但他心中卻無法平靜。這時忽聽得一個清脆的聲音道:“凌師哥,這麼晚了還不睡!”天斷扭過頭來一看正是李清芙。“沒睡,睡不著。李師妹你找我有事嗎?”天斷支支吾吾道。李清芙走到天斷身旁輕輕坐下道:“我來看月亮。”語音輕柔,似在回答天斷,又似在自言自語。良久,李清芙悠悠嘆道:“凌師哥你知道嗎?你就像遠處的那座大山莊嚴肅穆令人敬畏。”天斷臉一紅道:“師妹說笑了。”李清芙望著天邊那一輪明月忽然轉身對著天斷眨著烏黑的眼睛道:“凌師哥你說我像什么呢?”天斷的臉更紅了道:“你就像隆冬的雪花,美麗、輕靈、純潔無暇。”李清芙幽幽嘆道:“雪花融化后是泥水只有純潔的外表。”天斷道:“不!你是純陽的雪,一塵不染。”李清芙嘴角泛起一絲苦笑站起身來悠悠嘆道:“早點睡吧!明天就到少林了。”轉身跑回自己的房間。天斷一臉莫名其妙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了這位小師妹。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